A great sign appeared in the sky, a woman clothed with the sun, with the moon under her feet, and on her head a crown of twelve stars. (Rev. 12:1) 
那時,天上出現了一個大異兆﹕有一個女人,身披太陽,腳踏月亮,頭戴十二顆星的榮冠。(默示錄第十二章第一節)
ChImageMap.GIF (1348 ????)


回到 
  主內真生命   披陽書店首頁

最新發展

教宗本篤十六世致信主教團主席
聲明華蘇拉已作出有用的澄清

並附上所有來往澄清書信供主教團參閱

  信理部助理秘書致華蘇拉信 2004年7月10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前信理部部長拉辛格樞機主教)致主教團主席信 2004年7月10日
教宗信附件 
澄清書信簡介 華蘇拉致讀者
(2003年3月30日)

教宗信附件 
信理部致華蘇拉信  提出五個問題
(2002年44日)
教宗信附件  
華蘇拉回信 回答
(2002年6月26日)

 

信理部助理秘書致華蘇拉信

2004年7月10日

華蘇拉麗敦夫人懿鑒:


鑑於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您給信理部的來信所表示的關注,我乘此機會通知您信理部已經致書信給一些主教團的主席,並附上該書信之副本乙份。

藉著通知您上述的消息,並與您同禱之內,乘此機會向您謹致我至尊的敬意。

您忠實的

(簽名)
信理部助理秘書
道明會 若瑟奧斯定迪納亞神父
P. Joseph Augustine DI NOIA, O.P.
 

附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華蘇拉麗敦夫人
Via Fosso della Castelluccia, 45/B
00134 Roma


教宗本篤十六世(前信理部 長拉辛格樞機主教)
致主教團主席信

2004年7月10日
樞機主教 / 主教 閣下:

您大慨知道,本信理部於一九九五年曾發表有關華蘇拉麗敦夫人寫作的通告。後來,並且詢麗敦夫人的要求,曾作徹底之對話。此對話結束後,麗敦夫人在「主內真生命」最新之書冊裡,曾公開發表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的書信。在該書信內,對於她的婚姻情形,以及前述之通告對她的寫作和她參與聖事的異議,華蘇拉已經作出有用的澄清(請參看附件)。

鑑於上述寫作在您的國家享有某程度的傳播,信理部相信,將上述事情通知您對您會有用處。至於參與麗敦夫人所組織的教會合一祈禱小組,天主教信眾應該跟隨主教區之主教們的意思。
 

樞機主教/主教
您們誠懇的

(
簽名)
信理部部長
拉辛格樞機主教
Joseph Card. Ratzinger
Prefect

附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法國,瑞士,烏拉圭,菲律賓,加拿大
主教團主席

教宗信附件 
澄清書信簡介
  蘇拉致讀者信

2003年3月30日 - 羅馬

親愛的「主內真生命」讀者們:

在2000年的初期, 我很榮幸地有機會聯絡 上信理部(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的部長 - 拉辛格樞機主教(Cardinal Joseph Ratzinger) 200076日,我謙恭地向他做了一個請求,好使我能把我的寫作呈交給信理部作更進一步的研究,並且又請信理部給我機會去回應那些在1995106日所發表的「通告」(Notification) 裡的一些表示態度保留的聲明。樞機主教寬仁大方地給了我這個機會,他並透過了普羅司佩羅格雷赫神父 (Fr. Prospero Grech),把一封200244日的信轉交了給我。信內有五個問題,是要我去回答的。之後,我對這些問題所做的答覆於2002年6月26日呈交給了信理部。拉辛格樞機主教現在請我將這些問題以及我對問題的回答做發表。因此,我很高興與你們分享我本人所發表的正式的立場。

我祈求天主,希望這文件公開後,能為那在真理和愛德內的雙方交談有所貢獻。這事情的重要性,並不只是為了大公主義 (Ecumenism) 而已,也是為了要讓天主的恩寵在教會裡結出果實來。

天主保佑。



華蘇拉麗敦

教宗信附件
信理部致華蘇拉信
提出五個問題

 

200244 羅馬

 

麗敦女士懿鑒:
 

您在200076日來函給拉辛格樞機主教 (Card. Joseph Ratzinger),談及有關信理部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所發表的「通告」(Notification) 裡所提論到您寫作的問題。樞機主教他已知悉您的來訊,並且又與他一起工作的人員決定了給您機會去澄清在您的寫作裡一些內容的意思。本人是為這事情特意被任命來與您在口頭上以及透過書信聯絡,好使信理部能得到一個有關您在您的寫作內所做的某些發言的正確的闡釋。首先,我想說明清楚:因為您不是羅馬天主教徒,所以您並不在信理部的管轄權之下,而且這並不是一個對您本人的評判。可是,既然有很多的天主教徒隨從「主內真生命」的訊息,他們因此也有權利知道,按照您在您的寫作裡所促進的道理和具體的生活行動上來看,他們的立場應是如何。同時,我們也有注意到您所做的一些愛德的工作。您盡瘁使所有的基督信徒與羅馬主教合一,您對榮福童貞瑪利亞深厚的敬禮,您甚至也向非信徒們傳揚天主,並且傳揚的是一個愛的神,及您對理性主義和基督信徒的頹敗的對抗態度。同樣地,您後期的書本好像將某些在您早期書裡的一些模稜兩可的措辭做了清楚的交代。雖然事情如此,但我仍舊感激萬分地請您對一些問題儘量做清楚的回答,好使信理部能更深入明瞭到有關您現在所做的工作。

 

(一)麗敦女士,您十分清楚,對天主教徒和東正教徒來說,「啟示」(The Revelation) 只有一個而已,那就是天主透過耶穌基督的啟示,這啟示是包含了在聖經和教會的傳統裡。在天主教裡,雖然確有一些被人接納的私人啟示 (Private revelations) 例如露德或法蒂瑪的顯現。但嚴格地來說,這些私人啟示也非信仰的內容。因此,您是否把您的寫作當成私人啟示來看待,而且您的寫作是應該怎樣被您的聽眾和讀者來接受才對呢?

 

(二)麗敦女士,您屬於東正教會,並又經常勉勵屬於東正教的主教和司鐸們去承認教宗,同時又去與羅馬主教建立和平。但不幸的是,在某些國家裡,您因為您個人的信念而不受到歡迎。您對羅馬天主教的看法是如何,您對基督徒合一的前途又是怎樣看待呢?在閱讀您的寫作的時候,讀者往往會有這樣的感覺:您是身處在天主公教會和東正教會之上,並又不獻身於其中任何的一個教會。比方說,您好像在這兩個的教會裡恭領聖體,可是在談到您婚姻的狀況時,您卻依從東正教會的工程 (Oikonomea) 來辦理。如同我剛才說過一樣,以上所提出的實例的用意並非是要評判您本人,因為我們絕對沒有權力做任何在您良心上的審判。可是,您明白我們對那些隨從您的天主教徒而有所顧慮,因為他們可能會以相對主義者的眼光去瞭解您不同的態度,並且會因而受到影響,把他們自己的教會的紀律也輕視了。

 

(三)正如在那一九九五年的「通告」裡所提到的,在您初期的寫作裡,有一些術語上的混淆是關於天主聖三的位格。我們肯定,您是認同您的教會的教義。您是否能夠替我們去闡明這些有問題的措辭呢?在談及信仰內容的時候,為了要使「主內真生命」的讀者避免在思想上有所錯亂,如果使用標準教義書本裡的一套正式的術語,那不是會更有幫助嗎?

 

(四)在創世論 (Protology) 以及末世論 (Eschatology) 那方面,也有些問題要提出。在靈魂沒有灌注到肉體內之前,那靈魂是怎樣有一個「天主的神視」呢?在救恩歷史中,同時又從基督再次來臨 (Parousia) 和死人復活的角度來說,您是怎樣去看那聖神第二次降臨 (The New Pentecost) 的角色呢?

 

(五)「主內真生命」運動真正的身分是怎樣的,它對它的隨從者有什麼樣的要求呢?它是怎樣的組織呢?


 

敬愛的麗敦女士,我們因為要以這些問題來打擾您而心感抱歉。您可以放心,因為我們敬重您的善舉與善意。但是為了要回答您致拉辛格樞機主教的來函的緣故,我們認為,澄清那些在您寫作裡不明確的地方 - 那些地方您可能會沒有留意到,這是我們的本分,是我們對您的天主教的讀者要盡的本分,因為他們會由於隨從您的寫作的緣故而體驗到良心上的衝突。請您慢慢回答問題;但在您寫下任何答案之前,您最好是能夠與我會面,無拘束地談一談。讓我們祈禱,好使聖神能光照您,您同時可以請教任何一位您能信任的神師或神學家。我們深信,我們所做的調查也能幫助您去明瞭您寫作的更長遠的後果,使您的寫作對天主教徒和東正教徒來說更容易接受。我本人願意為您效勞,把您的答案的意思說清楚。

 

拉辛格樞機主教他問候您,而且他相信,您會提供令人滿意的答案,這樣地去減輕他的任務,好使他能履行您在信中所做的請求。

`

在基督內

信理部顧問

聖奧斯定會普羅司佩羅格雷赫神父

(Fr. Prospero Grech, OSA)

 華蘇拉回信  

Phone +1-415-989-6279   Email  Mgr@SalveReginaBooks.Com
Mailing Address
Salve Regina Books & Gifts, 236 West Portal Ave. Box 823
  San Francisco, CA 94127, U.S.A.